每日经文:
福音见证

下乡小记

2017年09月12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浏览:

                  





   通讯员 王利

题记:多年来每逢正月,包头市区各间教会一起组织工人下乡到周边旗县教会做牧养探望的工作由来已久,既蒙神格外的祝福,也备受农村弟兄姐妹们的欢迎和期待。这些被差派到各乡各村的工人们在下乡牧养与看望中的所见所感朴实动人。这篇《下乡小记》记录的就是其中的见闻。

            冰天雪地 难挡聚会步伐

2011年正月初八,是我和圣经培训中心2009届两位同学首次下乡。和往年一样,100多名下乡的同工从青山教会坐车分两队去往固阳县和土右旗看望牧养那里的教会。

我们去的是固阳教会。固阳辖区的教堂聚会点大概20多个,约7500多基督徒,散布在各个乡村镇。有的聚会点偏远条件简陋。午饭后,同工们几乎是两个人一组被来自20多个乡村教堂、聚会点的负责人高兴地认领带走,我和郝建华、韩永珍被分到一个叫坝梁的教堂聚会点。因坝梁聚会点的负责人有事,她托固阳县城的一位同工租车将我们送过去。面包车在颠簸的土路上行驶。第一次下乡我们都很兴奋,车到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坝梁教堂不大,靠近铁路。院里住着信主的老两口看守礼拜堂。平常堂里聚会也就10几人。因为提前做了通知,晚上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弟兄姊妹等着了。他们中有的坐火车来,有的从10几里外的村子走着来,风尘仆仆渴慕聚会的面孔给留我的印象特别深。那晚聚会的人数超过20人。

晚上我们就在看教堂的老姊妹家里住宿。那是一间里外屋,当晚年岁大的、腿脚不好的弟兄姊妹都留了下来。两个屋的大炕挤得很满,里屋住的是姊妹,外屋住的是弟兄。五、六天的聚会,感触最深的是这些弟兄姊妹对神话语的缺乏和渴慕。特别有一位30多岁的姊妹,家离聚会点10几里路,赶上下了场雪,这里真的是冰天雪地,但她每天早上走着来晚上走着回,每次过来聚会,都能看到姊妹裤子的下半截冻的很僵硬,可连续五天的牧养,她一场聚会也没有落下,实在让我们感动。坝梁教堂里这些朴实的弟兄姊妹让第一次下乡的我,深刻认识到教会每年组织工人下乡牧养的意义,他们太需要主的话语了!我暗下决心回去好好装备自己,每年都参加下乡牧养看望的工作,报答主的救恩。

            生命即逝 追不回的懊悔

     2012年正月,我和任荷梅姊妹下乡看望牧养的聚会点在固阳文圪气矿区。一个由采光板房子搭建起的小院里竟住着16户人家。房东是信主的老两口,有一间用来聚会的采光板房子是老两口奉献的,我们领会的几天里,聚会的人数不足20人。

    文圪气因为是矿区,虽然不大却很繁华。有来自全国20多个省份的“淘金”者聚集在这里,被当地人称为“小香港”。这里有饭店、澡堂、赌馆、麻将屋,甚至不正当的服务等。很多用采光板搭的10多平米小房子(月租金200多元)在文圪气有很多,我们所在的这个小院住着16户人家也就不奇怪了。因为住的人多,卫生环境就很差,上厕所是最不方便和让人为难的。

住在小院里的还有一对中年夫妻,他们是固阳本地人。我们去到文圪气的当天,老姊妹就告诉我们这家的妻子也是信主的姊妹。还曾经在村子里讲道,从和丈夫搬来这里租住忙着打工挣钱,现在已经不聚会了。听老姊妹说了这个情况,我和荷梅就到这个姊妹家邀请她参加晚上的聚会,并和她交通祷告。看到姊妹有重新起来追求主的心愿,我们都很高兴。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天还未亮,姊妹的丈夫没有了气息!那个上午,我们和老弟兄帮着她将她丈夫的遗体送上车离开了租住的房子,那一刻我觉得抓紧机会抢救灵魂的事太迫切了!这件突发的事很震撼我,目睹过度伤心的姊妹,我想起“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4:14)。尤其我们今天做主的工作,什么时候也不能忘了自己的职责!

姊妹的丈夫走得这么突然连得救的机会也失去了,让我感慨万千。想起自己家里还没回到主里面的亲人,这都是我们的责任呀,主啊求你怜悯!

 

 

          八旬老人爱主 激励我们 

2013年正月下乡,我、李毅轩、郭娜3人被分派到固阳三成仁壕教会。固阳比市区的温度起码低5度。我们已经是多次下乡了,只要来固阳就把棉衣棉裤厚外套帽子围巾凡能御寒的衣服都套上了,可一到这里就觉得衣服还是很单薄。当天下午我们被送到据说离三成仁壕“不远”的另一村的一位姊妹家,第二天这段“不远”的路程我们却走了一个多小时。于是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当地人说的“不远”或“二、三里路”与实际距离严重的不符。

三成仁壕的教堂在村子外一个地势较高的路上,是一个风口。礼拜堂不大,聚会的人数有20人,院里有一间南房,住着一位80多岁看礼拜堂的老姊妹,屋里虽然生着火炉可还是很冷。送我们来的肢体在路上说起过这位老人。儿女们都在包头所以也搬去了包头住。听到谁也不愿意到这个风口上的礼拜堂看门,这位还想着服侍神的老人就和教会的负责人要求,从包头回到这里看守礼拜堂。当我们见到这位可敬的老人时,她正将院子里打好的煤块用小筐往屋里提。原来接到我们要来的消息,老人担心我们住下会冷,她一个人在院子里已经提前打了很多的煤块,并把屋里的炕烧得很热了。炕上除老人的被褥外,靠墙头的地方还整齐的摞着厚厚的被褥。晚上还没睡觉时,我们照老人的叮嘱提前把被褥铺好热着,没想到睡的时候发现被褥潮湿还有一股霉味。仔细一看才发现放被子的墙头全是冰,原来屋里烧热时“墙围”上会有流下来的水汽,家一冷“墙围”上的水汽就又冻上了,农村的“墙围”是用油漆刷的,以防衣物蹭到墙上的白泥。因为贴着墙头叠放的这些被褥一冬天没动过,铺的时候被褥因为冻没发现,现在热炕一捂所以是潮湿的。晚上我们还是好奇地问老人怎么会回这里住,儿女能同意?老人说:不同意,但我跟他们说主给我健康的身体,我都80多岁了,再不服侍主还有机会吗 接着老人就给我们讲起她很多蒙恩的见证。那一夜,火炉的火下去后,我们盖着潮湿的被子那叫个冷。但想着80多岁的老人就住在这么冷的家过冬看守神的家,不由感恩这次牧养的经历!

        一册在手 爱羊数羊找羊 

2015年正月下乡,我和张树叶姊妹被分派到固阳西斗铺教会。这是下乡4年来遇到条件最好的一间礼拜堂,聚会的人数有40多人,每天还有做饭食的肢体负责招待我们。

这间教会礼拜堂的院里也住着一位80多岁看门的老弟兄,老弟兄的背已经驼了,他每天的时间几乎都在读圣经和祷告。特别是常拿在他手里的一本小册子让我们很好奇。几天的聚会我们发现,每次聚会前,这位驼着背的老弟兄都会坐在门口接待从周边村子里赶来聚会的姊兄姊妹,他在他的这本小册子上除记他们的名字前后核对外,还常会问来的弟兄或姊妹,你们村的某姊妹或某弟兄为什么没有来?只要是这两天没来聚会的,他就会把没有来聚会的弟兄姊妹的名字和电话记下,立刻打电话询问。几天的会聚下来,这位老人拿着他手里的小册子来和我们说,某某村有好几个信徒一直没来聚会,我们去看看吧!当天正赶上郝牧师也来到西斗铺看我们,郝牧师看了老弟兄在上面写满附近各村里没有聚会信徒的名字时,就高兴的答应老弟兄照着他小册子上所记的人名一起到村里看望和探访他们,这位八旬老人竟高兴得像一个孩子,一路上精神头十足,不住地给我们讲说将要探访的这个肢体曾经如何火热爱主现在软弱了,那个肢体如何奉献,在教会里又如何尽责却被异端拉走了,真的不甘心呀,这次我们一定用主的爱把他们扶起来,把迷路的羊都找回来.....乡村土路的颠簸丝毫没有影响这位80多岁驼背老弟兄探望的热情。

看着乡下一位80多岁的老弟兄对神家的羊有如此大的责任心和爱心,我们深受感动。如果人人都有老人这样的心,神家的羊怎么能流失?神的家又怎么会不兴旺呢?

           脸盆里煮饺子  感恩的历练

2016年正月初八,我和孙智利姊妹被分派到达茂旗教会辖区一个叫乌克的聚会点,它距旗政府所在地百灵庙镇有34公里。达茂旗是包头市最边远的旗县,是中国的北大门,人口近20万,面积18000多平方公里,因是广袤的草原牧区,比较富裕。又加上实施“十个全覆盖”,牧区的房子都盖的很好。达茂旗共有1000多基督徒,百灵庙镇基督徒人数最多也最集中,约100多人。其余的分散在全旗25个乡村聚会点,最少的聚会点10几人。因为下过一场雪,正月的牧区白茫茫一片没有生机,异常寒冷。

乌克的礼拜堂很新,住的地方和礼拜堂连着。负责接待我们的姊妹说这里一冬天都没有聚过会,所以属灵的境况很荒凉。她给我们带来个电饭锅和一袋冻饺子就匆匆离开了,连电话也忘了留。屋里的火炉是那种供热箱式的炉子,不知是一冬天没烧过火的缘故还是天气太冷,一点都不热。屋里的地上有一个被冻住的拖布,直到第二天我们都没能把它揪起来。农村和牧区的弟兄姊妹们一天吃两顿饭,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所以聚会的时间多数这样安排:7点半晨更结束后,第一场聚会从上午11点到下午2点半,第二场聚会从晚上8点到9点半。第二天(头天刚到早上还没安排晨更)我俩起来做早饭煮饺子时发现电饭锅用不成,那位接待我们的姊妹可能匆忙把电饭锅上的线忘带了,电话又没留。我们从屋里找出一个脸盆,洗干净添上水把它放到那个箱式的火炉上,结果好半天水才开,我们赶忙把冻饺子倒了进去。没想到这下坏了,饺子都泡烂了脸盆里的水也没开!上午的时间已经没剩多少了!11点要聚会的,就这么吃吧,既然主许可我们有这经历就顺服吧特别感恩的是接下来几天的聚会充满了神的同在祝福荒凉的乌克聚会点的人数也由几个增加到10几个....离开乌克时,我和智利充满了对主的感恩。

     灵里荒旱  416的挑战    

2017年正月初十(周一)下乡我们到了土右旗。土右旗有26000多基督徒,全旗的礼拜堂与聚会点有112个。由于今年下乡的工人少,一个地方只能分派一个工人。我被派到大沙街教堂。听到土右教会负责人风趣的叮嘱辖区各堂点负责人给下去的工人留出休息时间,不能“逮住一只羊,没完没了薅羊毛”时,我的心还是有些慌。土右教会比较复兴,自己的储备有限,往年有同伴今年独自一人,觉得压力很大。

大沙街在莎拉齐东南约20公里处,是个700人的小村子,礼拜堂在村子东边紧挨着一处坟地。初十下午我一来便安排了两场聚会,加晚上8点的一场和第二天晨更直到我正月十四上午(周五)离开,4天共16场聚会。第一天聚会只有12个人而且全是姊妹,看到这里肢体属灵生命的荒旱与缺乏我切切向主祷告,也为着一天4篇信息的供应分享切切祷告!没想到4天下来,不仅我的(嗓子平日特容易沙哑)嗓子没受任何影响,而且将“基督徒当存的心-----信心”、“基督徒当存的心----爱心”、“基督徒当存的心---盼望”、“我的救赎主活着”、“为主而活”、“警醒祷告”、“末世的呼唤”、“约伯的受苦”等16篇信息一一分享。晨更借《创世记》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4位先祖生命成长的历程,分享了在环境中神怎样塑造引导他们和带给我们的学习应用,白天两场和晚上的一场都按着序列主题分享。

4天里的见证很多,我们靠祷告不仅聚会的人数增加到18人还来了两位弟兄;因为礼拜堂偏僻又靠近坟地,一位患高血压睡眠不好的老姊妹留下来陪我,借着祷告4个晚上老姊妹血压正常睡得很好;一位做饭的姊妹常被丈夫打骂很软弱,一天晨更后感恩的说:这几天主可是把我喂饱了,昨晚丈夫喝醉又骂我,我得胜了,一句话没说还可高兴了!......我的总结是:原来看己常退后,胆怯害怕不敢行。今天再识神主权,只要愿意主做成!

 

(注:2014年文中姊妹因儿子结婚没有下乡)

 

地址:内蒙古包头市东河区解放路2号(大圪料街22号) 邮编:014040 电话:15661651887 邮箱:496271181@qq.com
包头市基督教两会爱国运动委员会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敏捷科技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